忍者ブログ

雲散霧消

愛情は私は今、複雑で難解。まるでちょいが乱れている気持ちを、二度と来ない時の道を探して。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相思雨,念君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題記

北宋年間,秦淮河畔,楊柳飄飄,花雨紛紛,飄落了一地的情思,青黛色的涼亭,一位身穿白紗裙的女子,脂粉未施,墨黑的長發如瀑布般順滑,發際綰一朵白色的百合,儀容韶秀,有著說不出的清絕脫俗,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猶如幽穀百合。

女子靜靜的坐在那裏,手扶一把琵琶,幽怨淒婉的曲子自芊芊素手中汨汨的流淌,百轉千回,歌聲清婉脫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同時生,夜夜與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離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雙飛去,夜夜棲芳草。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見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清淚順著光潔凝脂般的臉頰滑落,濡濕了衣衫。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牛欄牌奶粉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日思夜盼的夫君,征戰沙場,卻是永遠的留在了硝煙烈火之中,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花自飄零水自流,一處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金鞭珠彈嬉春日,門戶初相識。未能羞澀但嬌癡,卻立風前散發襯凝脂。近來瞥見都無語,但覺雙眉聚。不知何日始工愁,記取那回花下一低頭。

她,柳含煙,明眸皓齒,清點朱唇,膚若凝脂,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名門閨秀,家父乃翰林大學士,正三品,為人耿直,剛正不阿,冒犯了北宋四大奸臣之一,被宋代徽宗貶為庶民,發配邊疆,顛簸流離,慘死途中。家勢中落, 柳含煙含冤淪為歌女。

他, 傅淩天,寧遠將軍,正五品, 英姿颯爽,玉樹臨風, 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

記取當年初相識, 勾欄院裏,柳含煙芊芊素手撫琴弦,淒婉幽怨的樂曲靜靜流淌,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輕啟朱唇:身世恨 與誰訴 秀眉蹙世間 悲歡離合轉昨是 今非 看不盡癡心 難遇真情意 繁花嬌 無情人 手握多情簪 曲終人則散 獨舞幽幽水榭間 夜未眠 從前笑容今日在何方 漫漫紅塵路 尋覓 你我卻錯過心難鎖 幾翻離合 玉人遲暮 乍醒 夢斷處 輝煌散盡月暗影更孤。宛轉悠揚如鶯歌燕語,卻掩不住內心的淒涼,黛眉微蹙,玉腮滑下兩行離人淚,思念著自己的家人,還有那含冤亡故的牛欄牌家父。

這一切被坐在角落的傅淩天盡收眼底,傅淩天,有冷面殺手的稱號,傳說此人心冷如冰,有許多出身名門的女子傾心於他,慕名而來求親,卻都被他婉言拒絕,給趕了出去,家父家母亦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萬千佳麗,美女如雲,卻從未融化過他那冰封的心。但眼前的女子,素樸淡雅,脂粉不施,比起他見過的絕色來說,只是萬花叢中的一棵小雛菊,卻是蕩起了他心底的漣漪,一圈圈擴散,久久揮之不去,這種異樣的感覺讓他有點不適應,站起來,他使勁甩了甩頭,大步流星的朝門外走去,很快的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那個瘦小的身影,掛著淚痕的臉,清澈的哀怨的雙眸,卻是總在自己腦海浮現,一遍又一遍,一次比一次清晰。傅淩天輾轉反側,生平不會相思,便會相思,又害相思,他深深的知道這個女子將會是他生命中的唯一。

他傅淩天是一個不輕易表達自己的人,接下來的幾天他都會去看她彈唱獻藝,卻從來不去驚擾這個讓他想起來心就會一陣一陣心疼的女子,即使他那麼想靠近她,為她拭去眼角的淚滴,撫慰她那順滑烏黑的長發,給他支撐的力量。

依然是一身素白的紗裙,發際籫一只粉色的茉莉,她的眼神遊離在遠方,好像在專注的看什麼,又好像什麼都與她無關,只是世界的一個旁觀者。

曲罷,旁邊一位身份不菲的達官顯貴上去糾纏,拉扯不清,看著她那驚慌失措的模樣,傅淩天一步上去,將那人推出去很遠,幾番回合,那人體力不支,見傅淩天魁梧威猛,惡狠狠的丟下了一句:你等著瞧,你會後悔的。就倉皇而逃了。後來才知道那是高俅之子 高堯康,同樣的心狠手辣,同樣的奸詐狡猾。

柳含煙何嘗未曾察覺傅淩天,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只是當做一個過客罷了,一個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會忘記的過客。可能冥冥之中老天已做了安排,才會天賜良緣,即使家人百般阻撓,即使和家人形同陌路,傅淩天贖出柳含煙,娶了他心裏唯一的妻 .

高堯康又豈能忘掉未報之仇,回家便和父親和盤托出,高俅老奸巨猾,心狠手辣,為兒想了一計,大遼國已攻打宋,宋在戰場上傷亡慘重,高俅向皇上獻計舉薦傅淩天,其實高俅深知相比大遼國的勢力,傅淩天去了亦是以卵擊石,九死一生。

新婚燕爾,皇帝下旨傅淩天去征戰大遼國,荒涼的古道邊,秋風瑟瑟,戀戀不舍,卻又無可奈何,看著夫君遠去的背影,柳含煙低語: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醉來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望眼欲穿,度日如年,盼得夫君歸 .盼來的卻是傅淩天戰死沙場的噩耗, 一身素衣,淚湧決堤,化作相思淚,魂牽夢縈的人再次將自己離棄,從此又要陰陽相隔。

自此秦淮名妓柳含煙銷聲匿跡,只聽有人曾經提起過在大音寺看到過一個尼姑酷似柳含煙,法號忘塵。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