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雲散霧消

愛情は私は今、複雑で難解。まるでちょいが乱れている気持ちを、二度と来ない時の道を探して。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五天——濃濃師生情


走過四季,漫步仲園,我們總能看到一個個辛勤付出的身影。

盛夏時節,驕陽似火,我們用知識澆灌在祖國未來的花朵上。

第一天——失落感

7月8日,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

今天是“旭日”實踐隊三下鄉正式開班的第一天,早早地,我就被孩子們的吵鬧聲吵醒了,隨便洗刷了一下,就開始准備“旭日升起,揮灑青春”之三下鄉開班儀式,小學生們熱情高漲,來的小學生比我們之前預計的多了很多,因為有比較多的學生,所以7:30左右我們就開始把已到的學生分好年級,排好隊,然後讓他們來到開班儀式的場地,我是儀式的主持人,因為是臨時准備的,所以有點匆忙,不過大體上開班儀式還進行得順利。雖然報名來上課的人數很多,但發現有一些同學並沒來報到。開班儀式結束之後,我們就把各班的小朋友領去各自的班級,班主任說一些有關安全方面的問題,然後進行第二課堂的選課。我是教第二課堂快板的,當時我看到男的小學生選的基本上都是武術、體育等,而女的小學生就選舞蹈、美術之類的,基本上沒學生選我的課,看到這樣的情況,我很傷心,心想早知道就不開這門課了,都沒學生選我的課。我只能自我安慰:可能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接觸過快板,對快板不了解才不選的。帶著傷心的情緒,就去了飯堂幫忙做飯,這是我第一次和集體在外面一起做飯。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為了做一個菜而有一些爭執,有些人說要這樣做,有些人卻說要那樣做,不過最終還是達成了一致協議,所以我們很快就進入狀態,一起工作,有說有笑的,一起洗菜、做飯、切肉。

在大家一起合作下,飯很快做好了,今天有學校領導走訪,過來看一下我們生活的環境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們和章老師、蘇老師他們聊了幾句,他們就走了。吃完飯後,聽到一個不好的消息:當地教育局說放學時小學生一大堆一起出去,很危險,不能讓我們在這裏搞“三下鄉”活動那麼多天,只能給我們3天,大家聽到這個消息都很傷心,雖然沒來這裏之前,一些同學不怎麼想來,可當聽到只有三天的時間,情緒都低落了下來。不過後來經過輔導員等一些人和教育局的溝通,終於允許我們搞5天的教學活動。為了保證晚會的質量,我們計劃把第一課堂大量的時間轉向第二課堂,而且我們每天放學都要把沒有家長接送的學生送回家。

下午,同樣的,很多學生很早來到學校,我感覺自己剛剛躺下去,就被吵醒了,匆匆地准備課程,收拾了一下快板和快板稿,就往五年級(1)班課室飛奔而去,我想,這是我這一生正式上的第一節課,我一定要加油。我手上拿著一份選了快板的學生名單,好像比我預計的要多人,本來想著有幾個人就已經很不錯了,現在到的人數是15人,有一點點小開心,好吧,無論多少人,我都要盡全力把課上好,點了一下名,就開始上課。來三下鄉之前,我以為我只需要教10名小學生,可現在有15名,我帶來的快板只有10個,根本不夠分,所以很多學生都是兩個人共用一個,打印的快板稿也不夠,都只能湊合著用。在分快板和快板稿的時候,每個學生都伸出手問我要快板,看著他們渴望的眼神,我都不知道給誰好,沒分到的學生都很失望,可我也沒辦法,只能叫他們和同桌的一起用。

我開始教他們的是拿快板的手勢,然後教他們打快板,在打快板之前我反複提到,要小心不要打到手指,如果快板紮得太緊了,要叫我幫忙綁松一點,我在教每一個學生的時候也會問他們會不會打到手指,他們給我的回答是“不”。第一節下課了,一個班的班主任帶著幾個學生,說他們打快板的時候夾到手指了,當時我不知道該是無奈還是該傷心,我在反省我是一個很凶的老師嗎?為什麼他們受傷了,都不願意直接和我說,或許他們是身體受傷,而我就是心靈受傷啊,我不停地想,究竟我哪裏做得不夠好……第二節上課了,我再一個一個人問“你們手指痛嗎?有沒有夾到手指啊?痛記得和老師說喔?……”我能做的只有那麼多了,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才是對待孩子最好的方法,或許我們有代溝,不過我會繼續努力,畢竟他們還是孩子,要走進孩子的內心世界需要一定時間。

因為這裏的學生很多都是來自不同的班級的,為了讓他們融合在一起,我就讓他們玩了一個搶凳子的遊戲,不過好像達不到我想要的目的,雖然玩的人很開心,但是輸掉的人很失望。

第二天——總結上課經驗

7月9日,溫暖的太陽光透過窗簾直射進宿舍,照醒了熟睡的我們。

今天我除了要上快板課外,我還要上化學,由於我們化學組只有5個人,而小學生開了6個班,我是四年級一班的科任老師,因為不夠人用,所以安排我也要去上三年級的課,三年級的課是第二節,所以我趁著還有一節課的時間就去五年級看一下其他小老師是怎麼上化學課的,我覺得他們的上課方式不錯,效果也挺好的,然後我就運用這樣的方法在三年級上課,卻沒有這樣的反響,因為這種方式根本不適合三年級的小朋友,三年級的學生呆呆地看著我上課,本來化學是一節很有趣味性的課程,由於上課方式不合適,所以無法體現它真正的趣味性,後來淑婷看我上不下去了,就上來幫我,可能我並不了解小孩子的接受能力吧,她講的課很具體,有點像是在哄學生,例如一些變色反應,就要這樣教:“看清楚了喔,這是沒顏色的喔,沒有顏色的,無色透明的,真的要看清楚了喔”,然後滴加了一些變色的溶液,又要這樣子說:“哇!看到沒,是不是好神奇,變顏色了喔,剛剛是無色的,現在是有顏色的,好不好玩啊?……”

這天我學到了,對於低年級的學生,就必須用一種他們的語言和他們溝通,不然在他們的世界裏,根本不懂這是什麼。

上午第四節課,又到了我的快板課,在昨晚已經有幾個班主任和我說他們班有幾個學生說不喜歡快板,想轉課。我個人覺得,如果學生真的不喜歡快板,我也不強迫他,硬留他在,他也不想認真學,所以我就允許他們退出我的快板課了,只不過,我沒想過會那麼多人想退,昨天上課是有15個人的,今天卻只剩下6個學生坐在空蕩蕩的課室裏,看著他們一個一個地離開教室,我的心酸酸的,走了3/5的人,我的心像是從高空中墜落,像是從山頂向山穀滑落,我真的很失敗吧。

今天要選出參加匯演的名單,所以無論怎樣我都不能把我失落的情緒表現出來,如果我都沒信心教他們了,他們還能學得好嗎?我打起精神,勉強地露出笑容問,“你們幾個想不想代表我們快板隊參加活動的匯演啊?”,竟然沒有一個人回答我,我又問,“有誰願意的嗎?舉一下手。”還是沒人理我,這讓本來已經夠傷心的我,再往我的心插一刀。好吧,我想小孩子嘛,我應該要給多一點耐心的,我走下去一個一個小聲地問,他們最多也是微笑地搖搖頭,有些甚至是羞澀地把頭低下。好吧,我又走上講臺溫柔地和他們說:“為什麼你們都不願意呢?你們在課堂上學會了打快板,在匯演的時候讓其他同學看一下你們打快板打得多棒,其他同學都不會呢!你看你們自己多厲害,有多少同學羨慕妒忌你們呢……”雖然我說了很多,甚至把畢生哄小孩子的絕技都使出來了,我相信他們也心動了,有幾個好朋友在推來推去,讓人覺得他們在去與不去之間徘徊,或許他們沒上過臺,羞澀害羞的他們並不敢跨出第一步。這時我的一個同學亞媚過來幫我勸他們,告訴他們會幫他們化妝,把他們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再讓他們上臺,亞媚還給了一些她以前化妝的圖片給他們看,打動他們上臺表演的心,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他們勸服,然後才進行我們正常的上課。

第三天——課堂那些事

7月10日,6點多就醒了,走到走廊,呼吸著早晨新鮮的空氣,准備迎接新的一天。

吸收了第一天上化學課的教訓,第二天在四年級上課,我找到了一些技巧,四年級學生無論是年齡還是吸收知識能力都應該在五年級和三年級之間,我綜合總結了一下三、五年級的上課方法,果然上課頗有成效,先是放一段趣味化學的視頻讓學生看,讓他們感受化學的神奇魅力,再是讓學生上臺猜儀器藥品,猜對了,就掌聲鼓勵,他們一樣一樣地認識,然後再讓他們回顧一遍。關於實驗部分,我先做了示範,並說明了實驗的注意事項,然後讓他們每個人動手做實驗,看著他們做實驗時,臉上展現的開心、覺得化學如此神奇的模樣,我心裏也很開心,這不僅可以給他們帶來許多樂趣,讓他們知道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很奇妙的,還可以讓他們在小學的時候就預先接觸到化學,這是開發他們思維的好方法。其實現在很多小孩的思維都很活躍,他們需要的可能就是一個引導、開啟,有時候小孩子能想到的東西,大人都未必能想到。

上完化學課之後,又是繼續上我的快板課,我每一天的時間大部分是放在課堂上的,有時候我挺想參加一下後勤組和調研組的工作,或許很多人都很羨慕第二課堂的老師,既可以上第一課堂的課,又可以上第二課堂的課,和孩子們接觸的時間比較多,會很開心,但當你真正處在那個位置時,你才發現一切並不是那樣的,我每天都有5節課,每天都累得要死。一些孩子會很頑皮,不聽你的話,上課的時候跑這又跑那的,真的挺氣人的,上課的聲音又要大,每天上完最後一節課時,我的聲音都已經嘶啞了,不能說話了,只能拼命喝水潤一下喉嚨。

來上我快板課的學生有6個,婷曼和潔盈是三年級的,她們長得很漂亮,很可愛,特別是潔盈,她有一雙水汪汪的、會笑的眼睛,我相信每個人看到她,都會喜歡她,而婷曼是這六個裏最頑皮的一個,如果和她混得太熟,她就會不怎麼尊重你了。素嫻是四年級的,她比較文靜,不怎麼愛說話,卻是最聽話,她是第一個說要上臺表演的。燕萍、海燕、海清是五年級的,她們是玩在一塊的,三個都很安靜,她們只會在私底下說悄悄話。在這6個人中,素嫻是比較離群的,只有她一個是四年級而且她又不愛和別人交流,為了讓她們能夠更好地相處,我經常想一些遊戲,例如:小蜜蜂等等,讓她們一起玩。以上這六個妞,就這樣陪我度過了5天。

教熟她們打快板和說快板詞後,就慢慢地讓她們脫稿,對好拍,再讓她們排隊形,熟悉了幾遍隊形後,就正式開始完整地打快板,從進場到退場,整一個流程走一遍,我叫桂芳幫我錄像,然後把錄像給她們看,看自己哪個方面做得不足,而且我也把她們做得不好的地方重新說了一遍,她們的頭總是往下低,聲音也很小,沒底氣,沒自信。雖然表現得不怎麼好,可為了她們能做得更好,我只能鼓勵他們,“好,很棒,很好,不過如果聲音能夠大一些就會更好了。”對於小孩子我一定要有耐心,給她們信心,這是我總結教小孩子的方法。

慢慢地,和她們混熟已後,她們就開始更調皮搗蛋了,特別是婷曼,竟然連老師也欺負起來了,叫榮秀(其中一名老師)為胖老師,而且總是說榮秀胖得像豬。而我也無辜,我都沒欺負她,而她卻說:“老師你欺負我,我好傷心!”聽到這句話我應該比她更傷心吧,我一臉地無奈和無語,我擺出了一副想哭的表情,她接著說,“老師你長那麼大還哭啊?”我該如何是好,竟然被這小不點欺負起來了,管不好她。後來沒辦法,只能找她們班主任和她溝通,叫她不要沒大沒小的,要尊重老師。之後她就乖很多了。

第四天——最後一天的課程

7月11日,陽光依舊地明媚,照耀在樓下籃球場正在打籃球的小男孩俊俏的臉上。

今天上的是最後一節化學課了,其實每次上課我都有點怕怕的,我怕我講得不好,我也怕我講的時間太短了,剩下的時間,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由於昨晚我一邊聽電話,一邊准備實驗用品,所以忘記了放一些藥品,導致做實驗的時候有點混亂。在上課前,我讓學生把昨天教過的儀器名稱回憶了一遍,今天做的實驗很多,我要先做示範,可是,我竟然發現我的手在抖,而且還不小心把溶液滴到自己的手上,有學生在下面小聲地說:“抖什麼抖!”,我頓時感到十分羞愧,如果真的有地洞,我就直接鑽下去了,但我必須hold住,我是老師,我必須做好示範,我盡量讓自己放松,深呼吸,專心地做實驗,當實驗完成那一刻,我才放松下來,我那提著的心,也才放了下來。在課堂結束,清洗試管時,學生竟然要求我把所有藥品倒到一塊去,好吧,為了滿足這幫小屁孩的要求,我只能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倒完藥品後,我就教他們清洗試管,我發現他們竟然比我還大膽,我真怕他們把試管摔破了。因為這是要我們賠錢的啊!

上完化學課,可憐的我還要繼續上快板課,我想把她們的聲音提大點聲,所以首先我的聲音要大,今天我沒有帶水杯,我已經喊得沒有力氣,沒精力上課了,就讓她們先休息一下,和她們聊了一下天。我說:“我們後天就要離開這裏了,今天是我們最後一天的上課時間,雖然上課真的很累,我也很累,不過我希望你們能在這一兩天裏繼續堅持,以後就再也沒有我的課了。”經常頑皮的婷曼,突然跑到我身邊,抱著我說:“老師,我想把時間停住,那樣你就可以多陪我一下了,我喜歡上你的課,我舍不得你。”聽到這句話,我真的很感動,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懷抱。

下午,我沒有讓她們進行過多的練習,雖然明天就要演出了,只是讓她們進行了幾遍完整的表演流程,說了一下注意事項,隊形的位置等等,她們其實都很乖,雖然我並沒有讓她們練習,只是把快板稿發給她們,讓她們可以回家練,可是每天她們很早就來到學校,在她們課室門口背快板詞,有點好笑的是,她們背得太大聲,把在課室旁宿舍睡覺的老師們都吵醒了。有時我叫她們下課休息,她們還在一邊打板,一邊說快板詞,我應該要感到慶幸了,這幾個學生大多都挺乖的,比其他第二課堂的孩子好教,不用一邊上課還一邊到處抓人回來上課。雖然她們上的第二課堂是快板,但在下課的時候,我還是鼓勵她們去武術、手語等第二課堂學習一下其他方面的東西,我想讓她們認識更多的新事物。

因為我是明天匯演的主持人,我有很多東西要准備,所以我把這幫小不點都交給了榮秀,跟她說了很多注意事項,我生怕她們出半點錯誤,我突然發現自己越來越婆媽了,以前我很怕別人啰嗦我,而現在我卻成為了這樣的一個人,說起來還真的是有點可笑。原來成為了一名真正的老師,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夠表演好,就會把所有的心思放到她們身上,像媽媽嘮叨自己的孩子那樣,一直嘮叨著我的6個孩子。

第五天——匯演及離別的傷感

終於還是到了7月12日,三下鄉匯演的日子來了。前一天晚上失眠了,3點多醒來,就沒有真正睡著過,或許因為這是和孩子們在一起的最後一天了吧,宿舍樓下的籃球場被霧水打濕了,可遠方的太陽還在徐徐上升。照在門前的龍眼樹上,樹葉上的露珠更顯得晶瑩剔透。

今天是我們在這裏的最後一天,我們今天不用上課,早上我們只是在忙著彩排的事情,7點多我就找到了和我們一起主持的小主持人,和他們一起排練了一下,教會他們一些主持要注意的東西。之前在找小主持人的時候,我想讓素嫻上,可後來又找了其他的人,本來想一早和素嫻說聲抱歉的,一直都太忙了,忘了說。後來在和小主持人訓練的時候,素嫻在一旁看著,眼睛流露出羨慕的眼神,我覺得很抱歉,因為主持人的訓練還沒完,所以我叫榮秀替我向她道歉,我知道她並不會很介意,但我心中還是不舒服。在主持訓練結束後,我決定還是親自去和素嫻說聲對不起,她什麼話也沒說,不過我相信她會懂的。

快板表演是第四個節目,為了讓她們清楚找到自己在舞臺上的位置,我報完節目後,立刻用粉筆像平時訓練一樣畫好標志,讓她們按著我給她們做的標志走。整個彩排下來,還是不錯的,但存在的問題還是那兩個:1、聲音太小,2、不夠自信。這兩點可能都歸於她們太害羞了,不敢放開自己。

為了讓她們在表演的時候穿著整齊,我就向我自己班上的同學借她們的班服給6個孩子穿,其實我很想她們都能穿得很漂亮,讓別人眼前一亮,可我無法弄到那麼多衣服回來,就勉強用班服代替著。在課間的時候,我問她們有沒有家長過來看她們表演的,只有素嫻的爸爸是過來的,其他的家長都是沒空來,婷曼說,她告訴父母她下午有表演,可她的父母只說了一句“我沒空!”,或許在農村,下午的時候大人們都有很多事情忙,都沒空來,但其實她的父母可以換種表達的方式,太過直接說他們不來,這樣太傷孩子的心了,他們可以委婉地說:“爸爸媽媽沒空去,你要好好加油咯!”而現實卻是殘酷的……

因為下午就要匯演了,所以我們一班人中午的時候都沒休息,弄幕布的、音響的……每個人都在忙,下午1:30的時候,很多要表演的小朋友都來到了教室,我們就要給他們化妝,弄發型,帶他們換衣服,把他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幫他們化了一會兒妝,我就要去為自己化妝了,我把自己化好妝,換好衣服後,很多小孩子和我說:“老師,你好漂亮!”就連我那6個小屁孩也過來抱著我說,老師好漂亮。看著他們眼裏羨慕的眼光,我心裏樂滋滋的。

下午3:30,匯演正式開始,當地的黨委、民警以及學校的校長和主任都來看我們的匯演,我們的節目表演分別有舞蹈、歌唱、武術、快板、小品、朗誦、T臺秀,一個比一個精彩,臺下的掌聲連接不斷,就連黨委也不認輸,拿起手中的手機把我們整個匯演的視頻都錄下來了。所有的表演很快地都結束了,我們來了一張美美的大合照,合照拍完後,很多小孩都流下了不舍的淚水,少了平日裏的歡聲笑語,無論是平時很乖巧的學生,還是很頑皮搗蛋的學生,或是我們這幫大孩子,都在痛哭流涕,因為我們明天就要走了,他們舍不得我們,我們也舍不得他們,雖然只有短暫的5天,但是我們之間的感情並不少,因為我們彼此都付出過,我們經曆過,感受著這份純潔的師生情。

匯演結束後一幫學生不舍得離開學校,下午放學回家了的學生吃完飯也都回到了學校,找我們玩,我們和這幫小屁孩從晚上6點多一直玩到9:00,我們玩了桃花朵朵開等等,玩得很盡興,忘乎所有,只沉醉於遊戲的歡樂當中,笑聲、吵鬧聲響徹了整個安靜的校園,9點的時候,我們一直勸他們快回家,但是他們還是依依不舍,調皮的子輝說另一個小孩,她不舍得離開。我就問子輝:“那你呢?我們對你不好嗎?”子輝定了定,思考了一下說:“其實我也不舍得。”是啊,沒有人喜歡離別,可離別是無法避免的。孩子們呆呆地看著我們,就怕這一刻離開了我們以後再也看不到我們了,無論怎樣我們還是要把他們安全送回家的,我們去到他們的家,他們的父母對我們都很客氣,雖然我聽不懂他們這裏的話,我還是能感覺到他們滿滿的熱情。我的心也暖暖的……

7月13日,太陽公公像往常一樣,很早就爬上了山頭。

車來了,我們離開了,可這段師生情永遠珍藏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